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长安十二时辰》张小敬拼命把马头拨转

来源:我在未来等你电视剧  时间:2018-12-04 17:14
《长安十二时辰》张小敬拼命把马头拨转,借助敌人这一瞬间的失神,张小敬身手矫健地翻过马背,朝马车上跳去。
 
可是这一次他却没有上一次幸运了,尾轸上正好站了一个狼卫,两人重重撞在一起,身体一起倒向车厢中部,一时间撞得那几个大木桶东倒西歪。车夫看来经验丰富,立刻让辕马向左边来了一个急转。张小敬一下子控制不了平衡,身子歪斜着朝外倒下去。其他两个狼卫扑过来,对着他胸口狠狠推了一下。
 
就在身子摔下车的一瞬间,张小敬急中生智,手里一抖,一条如蛇长影飞了出去。
 
这是牛筋做的缚索,乃是京城不良人捕盗用的装备。老资格的不良人,扔出缚索如臂使指,连龟兹杂耍都自叹弗如。张小敬身为不良帅,手艺自然更是高明。
 
这缚索平时缠在右手手腕,需要时,只要手臂一抖,即可飞出。张小敬落地的瞬间,缚索那头已经死死缠在了马车侧面的吊柱。马车依然奔驰着,他抓紧这边的索柄,死死不松手,整个人背部贴地,被马车硬生生拖着往前跑去,留下一长条触目惊心的拖痕。
 
车上的狼卫掏出匕首,拼命要割断缚索,可惜这绳索太过柔韧,一时半会儿根本切不断。
 
车上的人甩不开他,但他也没办法再次爬上马车。拖出去三四十步,张小敬衣衫背部已经被磨破了,背脊一片血肉模糊。他忽然用另外一只手在地上一捞,抓住了半块青砖,顺着去势勾手一砸。那砖头划了一条漂亮的弧线,正中前方右侧辕马的眼睛。
 
那马猝然受惊,拼命向右边靠去,带着另外一匹也跟着躁动起来。车夫如何拉扯叫喊都控制不住,整个车子不自愿地向右偏转。
 
此时他们正在怀远坊和西市南墙之间的横向大街上,前方街道右侧坐落着一个巨大的灯轮。灯轮高达六丈,底部搭了一个镇石木台,上部是一个呈轮辐状的硕大竹架,外面糊着绣纸和春胜图案。几个皂衣小厮攀在上头,用竹竿小心地把一个个大灯笼挑上去。
 
这辆马车收不住势,以极高的速度一头撞到灯轮的底部。这一下去势极为猛烈,两匹辕马撞得脑浆迸裂。区区木制灯轮哪里支撑得住这种力度,只听得哗啦一声,整个架子轰然倒下来,上头的小厮和十来个硕大的鱼龙灯、福寿灯、七宝灯噼里啪啦地砸落,全都落在了马车上。
 
车上的几个狼卫就这样被灯轮架子死死压住,动弹不得。在剧烈的冲撞下,车后的几个大木桶叽里咕噜,全都滚了出来。
 
张小敬在马车碰撞之前,就及时松开了手,没被马车拖入这次碰撞中。他躺在地面上,手掌一片血肉模糊,背部也钻心地疼。还没等他爬起来,这时一股熟悉的味道飘入鼻中。
 
不好!张小敬面色大变,俯身拖起一个昏迷的皂衣小厮往外拖,一边拼命对聚拢过来的老百姓大喊:“退开!退开!退开!”
 
猛火并不是一个可靠的引火物,稍有碰撞摩擦便可能起火。那几个木桶经过刚才那一系列追逐碰撞,本来就危如累卵,如今被这么狠狠一撞,桶口猛火已醒,随时可能引燃石脂。要知道,这几个大桶,比刚才那货栈里的量多了何止五倍……
 
那些老百姓不知利害,还在围着看热闹。张小敬见警告无效,情急之下从腰带上解下一枚烟丸,狠狠朝人群里丢过去。烟丸一爆,可让那些民众炸了窝,众人不知是什么妖邪作祟,惊呼着朝后头避去。
 
张小敬耳听得身后似有动静,立刻扑倒在地。与此同时,一声轰鸣从身后传来,热风大起。不过这轰鸣不似在货栈里那样炸裂,反而接近于火上浇油后火苗子上蹿的呼呼声。
 
张小敬手肘支地,小心地扭过头去,看到眼前五个大桶变成了五团耀眼的火团,五道熊熊烈焰舔舐着硕大的灯轮,纸灯笼和纸皮最先化为飞灰,然后整个大竹架子、马车和附近的几根榆树也开始燃烧起来,不时有噼噼啪啪的竹子爆裂声,像是新年驱邪的爆竹。那冒着黑烟的火焰直蹿上天,比坊墙还高,墙外一侧已被染成一片触目惊心的黑色。
 
至于压在灯轮下的人,除了被他奋力拖出来的一个小厮外,其他肯定是没救了。
 
但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猛火雷的一个大问题是,即使有猛火为引,爆炸的成功率仍旧不高。更多时候,不是引发石脂爆炸,而是简单地把它点燃。狼卫放在车上的,一共有五桶石脂,大概是因为密封不够好——所以才会一路滴滴答答地洒落——居然一个都没爆开,全都成了自行燃烧。
 
这样一来,虽然火势依旧凶猛,但呈现的是蔓延之势,威力大减,否则张小敬和这半条街的人都完蛋了。
 
他伸开酸疼的手臂,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刚才那一番追击虽然短暂,可耗尽了他全部的体力。最后一辆麻格儿的马车越跑越远,肯定是追赶不及了,只能寄希望于靖安司在前方及时布下封锁线了。
 
火势如此之大,很快就惊动了怀远坊的武侯铺。二十几个身披火浣布的武侯急急忙忙赶了过来,手持溅筒和麻搭,还有人扛着水囊。今天上元灯会,诸坊武侯铺都接到命令,随时要应付火警,准备万全。
 
可这些兵卒一看火势如此之大,便知不可能扑灭,只能先划出一条隔离带,防止蔓延,再等它自行熄灭。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