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庆余年》范闲路遇燕小乙截杀,海棠朵朵及时解围!

来源:问天录电视剧  时间:2019-12-24 15:36
《庆余年》范闲路遇燕小乙截杀,海棠朵朵及时解围!
 
范闲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高达,让他配合自己演了一出戏,假装被杀,然后让其他虎卫蒙着脸,假装是上杉虎的手下,用钥匙打开了锁链,救走了肖恩。而王启年则在他身后一路追踪,并在他逃走后不远处,设下陷阱,用绊马索将纵马疾驰的肖恩掀翻在地。
 
肖恩发现自己竟然被这个平日里看起来一无是处胆小怕事的家伙摆了一道,心中暗恨,手下再不留情,用尽全力朝他攻来。王启年打起精神应对,但他轻功上乘,武力却不是太强,面对肖恩,颇为吃力。就在王启年眼看不敌时,范闲循着他暗中留下的记号,一路追来,他与肖恩放手一搏,两人打了个天昏地暗,势均力敌,最后双双受伤,高达和众虎卫此时也都赶到,将肖恩团团围住,重新绑了起来。
 
当肖恩得知,自己上了范闲的当,这一切都不过是他布的一个局时,还以为范闲是要借机杀了自己,他面不改色地让范闲动手。范闲还想从他口中套出点有用的信息来,可肖恩只问了他一句,知不知道澹州,得知范闲从小在那里长大,便再也不肯说了。范闲心知有门,刚要继续追问,却听得踏空之声忽至,一个手里拎着竹篮的妙龄少女朝这边急掠而来,他手中的匕首毫不犹豫便甩了出去,哪知却被那姑娘轻松躲过,高达他们几位高手上前,连人家的衣边也没沾到。
范闲还以为这人是来救肖恩的,连忙上前扣住他的咽喉,威胁那姑娘,哪知她却毫不在意地让他随便杀,并称自己只是在一边随便看看。范闲临行前已经被耳提面命灌输了许多齐国政局的信息,听这姑娘说了这番话,便知道她不是来救人的,根据自己掌握的信息,范闲略一思索便明白,她就是苦荷的关门弟子——海棠朵朵。他暗暗交代高达他们,看住肖恩,自己则上前向海棠朵朵约战。海棠朵朵有些搞不清范闲的路数,不想和他打,范闲却步步紧逼,她也只得应战。
 
两人打得也是不分上下,精彩绝伦转,瞬间便过了几十招,却难分胜负。海棠朵朵不是个嗜杀之人,她的目标只是肖恩,并不想伤及无辜,何况范闲并非等闲之辈,因此她便叫了停,表示如果他不动手,自己就要来杀肖恩。范闲自然不会动手,更不会让海棠朵朵动手,两人正在僵持之时,追踪而来的燕小乙站在远处的一方大石上,拉满弓向着范闲射出了一箭。海棠朵朵听到了背后的破空之声,想也没想就抡起手中的小板斧,将那支箭砍成了两半。
 
范闲知道是燕小乙到了,连忙和海棠朵朵躲在了一块大石后,他问海棠朵朵为什么要救自己,海棠朵朵诚实地表示,自己只是下意识出手,砍了那支箭才知道,它是射向范闲的。范闲连忙向她竖起了大拇指,可转头便对燕小乙大喊,这位就是北齐的圣女,杀了她便能军中扬名。燕小乙自然不会被他三言两语就带歪,坚持今日一定要他死。范闲转而又和海棠朵朵打商量,待会儿两人一起冲出去,好相互照应。海棠朵朵见他这副明晃晃两面三刀的做派,心中感到很是不齿,忍不住白眼翻出天际。
 
燕小乙正要再次射击时,忽然瞥见远处驰来一队骑兵,便暂时收了手。这对骑兵的首领正是南下的上杉虎,范闲见状,知道今日只怕无法善了,便上前用匕首制住了肖恩,而海棠朵朵早在上杉虎现身的那一刻,就不见了踪影。
 
上杉虎见到了自己阔别多年的老师,并没有过多的言语,打了声招呼,便将自己的手中的长枪对准范闲掷了过去,范闲连忙放开肖恩,堪堪躲过。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上杉虎仗着长枪的优势,将已经和两大高手先后过招的范闲逼得毫无还手之力。危急之时,范闲悄悄将手伸向后腰,打算祭出老师临别时赠给自己的宝贝,肖恩却及时制止了上杉虎对范闲下杀手,称自己要留范闲一命,带着他回北齐。范闲闻言,十分配合地乖乖伸出了双手,任由他们将自己捆了起来。
 
早在燕小乙带人包围使团马车时就已在暗中窥看,后来一路尾随而来的郭保坤在暗中见状,不由大为着急,恨不得上杉虎立刻便结果了范闲的性命。赵大见有敌军,便想要上前,却被郭保坤拦住了。
 
上杉虎救下了肖恩,带着范闲和高达、王启年一起上了路,走了没多远,他便嫌步行的王启年和高达拖慢队伍速度,想要杀了他们,范闲急得连忙出声威胁上杉虎,对方却丝毫没放在心上,握着长枪便想要动手。
 
这时,燕小乙带着他的骑兵包围了他们,他表示自己只是想要范闲的命,可肖恩执意要带范闲回齐国,于是双方开始了混战。暗中跟着的郭保坤觉得机会来了,便让赵大他们也冲进去,在他看来,杀了范闲能为父亲报仇,杀了上杉虎可以立功,怎么说都不是吃亏的买卖。此时,肖恩已经带着范闲躲了起来,没人看管的王启年和高达也挣脱绳索藏了起来。赵大他们冲入了战圈,手中挥动镰刀斧子等武器,如砍瓜切菜一般,向着那些北齐兵招呼,并大声喊着,要杀了上杉虎。郭保坤见状,不禁瞪大了眼睛,这才相信赵大他们确实是从前线退下来的老兵,确实有实力。
 
就在赵大他们全力对战上杉虎时,燕小乙一箭射中了上杉虎的左肩,紧接着,他将箭对准了这些庆国老兵,不出一瞬就把他们全都射杀了。郭保坤见状,连忙出面阻止,并说明了他们的身份,可燕小乙非但不听,还对着他射出了一箭。范闲瞬间出手,将郭保坤拉到了巨石背后,并冲着四下高喊,让海棠朵朵赶紧出来,为国出力。
 
海棠朵朵确实一直在后面尾随着他们,她的老师与上杉虎并不是一路,因此并没打算动手相帮,但此时上杉虎身受重伤,范闲又在一旁用言语相激,她不得不出手了。
 
燕小乙正在全心对付范闲,海棠朵朵忽然从天而降袭击他,燕小乙躲避不及,中了她一斧,从马上跌了下来。此时使团的护卫也赶了过来,燕小乙担心被认出来,只得转身逃了。
 
将燕小乙赶走后,海棠朵朵还是要杀肖恩,范闲便又与之打了起来,但今天他已经接连对阵几大高手,没有太多精力对付海棠朵朵,于是便对她用了毒。一阵烟雾过后,海棠朵朵轻蔑地表示,对于九品以上的高手来说,下毒已然无用。范闲却背着手,好整以暇地称,自己所下的并不是毒,而是春药。高达和王启年一听,忍不住好笑,海棠朵朵则气得恨不得生吃了范闲。但她此时确实觉得气血翻涌,不宜再战,于是便转头奔去了。她穿过一片树林,见到一汪池水,当即便跳了下去,浸了一会儿冷水,仍然无法平复,只好憋住气再次沉入了水中。
 
使团护卫很快就赶到,范闲想把肖恩藏起来,已然来不及,他只得嘱咐肖恩,就说是他自己逃跑,被自己抓了回来,这样自己还可以保他性命。
经过王启年那张利嘴加油添醋一通胡吹,使团众人都相信了是这位勇猛的小范大人不顾生死,捉住了肖恩。范闲将肖恩带回使团驻扎之地时,实在忍不住好奇,询问肖恩为什么不杀自己,澹州到底藏着什么秘密,让他只听了个名字就这般回护自己。肖恩没有回答,反而提醒范闲,自始至终,黑骑都没出现,陈萍萍怎么会出此纰漏,让他多找点同盟,不要将陈萍萍当做唯一的同盟。
 
范闲表面没有什么表示,心里却也不由掀起了疑云,王启年在一旁解释,也许是陈萍萍一时的疏忽,但范闲知道,以陈萍萍那种老奸巨猾的性子,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疏忽失误。他找到郭保坤,将自己已经把那几个老兵妥善安葬之事告诉了他,并称愿意帮他救出他的父亲,但只有个条件,那就是回京之后,在庆帝面前指证燕小乙勾结北齐,行刺使团,并且郭攸之出狱之后,他的人脉必须与自己结盟。郭保坤悲哀地表示,父亲下狱,亲人友好均无人问津,哪里还有什么人脉,范闲却说,只要郭攸之出狱,那些人自然会蜂拥而至。郭保坤想了想,范闲说的没错,燕小乙此番一定是私离防地,自己抓到了他的把柄,一定会被他追杀,如今除了与范闲合作,别无他法,于是便答应了他的条件。
 
范闲的丰功伟绩在使团里到处传颂,司理理也听说了春药的事,便嘲笑范闲果真并非正人君子,并追问他,使团里就自己一个女子,他带春药到底想干什么。范闲知道司理理误会了,连忙解释,可是越描越黑,怎么也说不清楚,只得作罢。就在他转身准备上车时,去而复返的燕小乙又向他射出了一箭,司理理恰好看见,想也不想便扑上前,替他挡了一箭。燕小乙见自己一击失手,不敢停留,连忙驳马逃去了。
 
范闲将司理理抱上马车,替她处理了伤口,并做了包扎。司理理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问他,是谁脱了自己的衣服,范闲连忙解释,自己只是为了给她治伤,司理理又提起春药那茬,范闲怎么也解释不清,正在发愁,忽听王启年在下面有请。范闲下车一看,原来是海棠朵朵。
 
此时,海棠朵朵刚刚从水里上来,用自己的内里烘干了衣服,发梢却还在滴着水珠。范闲有些尴尬地上前打招呼,海棠朵朵让他独自随自己到一旁去说话,范闲便让王启年等人留在此地等自己,转身随着她去了。高达有些不放心范闲的安危,王启年却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称,以自家小范大人的本事,这位北齐圣女肯定是倾心相恋于他,没什么可担心的。高达闻言,不由得更加佩服范闲。
 
海棠朵朵带着范闲一直走到了密林之外的河边,才停下脚步,回身向他讨要解药。其实范闲所下的根本不是什么春药,而是一种促进新陈代谢的药物,非但于人无害,受伤之人若是用了,还能加速伤势好转。他解释了好半天,海棠朵朵这才信了,可还是觉得有些窝火,便表示要杀了他解气。范闲却笃定地表示,她不会这么做,因为她本不是嗜杀之人,否则当时也不会说出要自己杀了肖恩的话,早就自己动手了。海棠朵朵被范闲说穿,便没好气地接过他递来的水果,坐在他身边,毫无形象地大吃起来。范闲见了,不禁好笑,心中暗想,也不知她这圣女的称号是打哪儿来的。
TAG: